首页 热点 人文 教育 视听 公告 概况 健康 财经 挂号 摄影 投稿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 人文桐乡>文学

村里人的名字

2021-12-17 09:13   来源: 今日桐乡    作者: 郁震宏   编辑: 金悦欢

  小时候,湘漾里,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人,名字里大多带一个“建”字,建设、建强、建中、建新、建国、建民、建华,一看就像是一家人,我的一个朋友,干脆叫“郁建”,建什么不要紧,关键是要有建字。不带“建”的,要么叫“中华”,要么叫“中红”,总管是那个时代的常用词。

  《论语》里司马牛说“人皆有兄弟,我独无”,我小时候,常常感叹“人皆有建字,我独无”,特别自卑,抬不起头来。读小学的时候,想给自己改个名字,也带个“建”字,但“新、中、国”都被人家“建”去了,叫我“建”什么好呢?再说,郁建,也有了,没办法,无路可想,我还是叫“郁震宏”。

  我父亲一辈,名字里倒很少有建字,那时候还按老规矩,亲兄弟、堂门兄弟,名字都带牢,一看就晓得是平辈,以此类推,上下辈亦都能一目了然,百世不乱。到了我这辈,不讲究规矩了,堂门兄弟,各自取名,差了三辈四辈,用同一个“建”字。叫建国的,说不定是建强的堂门叔叔,甚至堂门老太公。

  我父亲的名字,本来叫“治农”,大队干部晓得了,说:治就是管,地主人家,还想着管农民,问题很严重,要端正思想,应该树立农业观点。大队干部发话了,没办法,我父亲只好改名“树农”,不过树、治两个字,我乡下土话读出来一样。我后来略微关注一点古代的避讳,是从父亲的名字开始的。

  建字,多见于男人家。女人,大多带个“娟”字,娟、建,土话读音一样,我乡下识字人少,声音一样就算是带牢了,亲兄妹,哥哥叫建强,妹妹叫娟妹,常见。一个村坊,因为男的都带了“建”字,女的,娟妹、娟芬、娟英、娟娣、高娟、爱娟、芬娟,一埭上总有几个。我妹妹叫“郁群”,跟这个村坊完全不搭界,我小时候,常为自己的名字自卑,也为妹妹自卑。一对兄妹,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。

  湘漾里老一代的,名字叫“念慈”、“子初”、“念劬”、“芹斋”的人,我儿时时常听得,觉得好听,但那时他们早已过世了。剩下来的,男人,子发、子根、掌根、根发、发根、掌年、掌财、财发,最多见,大概因为太多了,所以我总觉得不好听。女人,带个“仙”字、“娥”字,有的索性叫“仙娥”。其他诸如杏珍、杏娥、杏妹、春仙、云娥、凤仙之类,我村里都有,我祖母就叫费春仙。

  有名字,算是好的,有的老太太,念佛篮上,只写“郁门李氏”、“郁门王氏”,只有一个姓,连名字也没有。人家叫起来,只是“掌财拉格”、“子根拉姆妈”,出家从夫,夫没从子,还是老底子的规矩。所以我小时候见过的老太太,至今都不晓得她们叫什么。

  男人都有名字,但名字并不一定有人叫,叫绰号的,却不少。绰号,我乡下叫“诨名”,跷子阿五、烂鼻头阿香、麻皮阿八、癞痢毛毛,一听就晓得他们各自的毛病,叫了,他们也不生气。我小时候,诨名也有颇洋气的,斯大林、赫鲁晓夫,湘漾里都有,一听,像是到了苏联。有的诨名叫出了名,自己也忘了本名,癞痢毛毛,本名叫“根发”,小队里开会,小队长点名“根发”,没人应,再点,还是没人应,癞痢毛毛急性子,火气大,便喊:根发格狗触,又做啥去了,开会都弗来!

  ○郁震宏 桐乡大麻人,曾在中华书局、浙江古籍出版社任编辑,现为《大麻镇志》主编。

桐乡发布官方微信
桐乡时间官方微信

相关新闻:

【 桐乡新闻网版权声明 】

1.本网(桐乡新闻网)稿件下“稿件来源”项标注为“桐乡新闻网”、“今日桐乡”、“桐乡发布”、“桐乡时间”、“FM97.1”“桐乡市广播电视台”等的,根据协议,其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桐乡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,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桐乡新闻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2.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。联系电话:0573-89399340 市府网:559340

<ins></ins>
<em id='FygCmk'><l></l></em>
<s id='GrdCVZ'><q></q></s><basefont id='jAuKNR'><blink></blink></basefont>
    <strike></strike><b id='tXo'><dfn></dfn></b>
    <q></q><cite id='ysjwBf'><bdo></bdo></cite><del id='YBrSEgb'><s></s></del>